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为了验证自己的蛋蛋到底有没有味觉,有人决定让它尝尝糖水

开发自己的身体对于人类来说似乎总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不论是肚脐呼吸,还是耳朵识字,不论是用特异功能加以包装,还是用量子力学强行解释,总而言之,任你千百万化,人民群众来者不拒。

长期以来,眼睛、耳朵以及鼻子所面临的岗位竞争不可谓不激烈,但相对而言,嘴巴好像总能在大大小小的风波中独善其身。人类用嘴进食,同时用嘴品尝味道——只有这一部分,不存在任何其他看上去可行的 " 替代方案 "。

可如今,这一现状正在遭遇挑战。

近日,匿名论坛 4chan 中的一位网友宣称用自己的下半身品尝到了甜味。

> 我在网络上看到,说蛋蛋有味觉受体,而且还能辨别出甜味。

> 所以我决定亲自试验。

> 去浴室将蛋蛋放进糖水里。

> 我的表情如图所示,我真的能感受到甜味。

老兄这是 TMD 怎么一回事?

尽管其字里行间透露出的惊恐与慌张提升了这段文字的可信程度,但对每一个大脑正常的人类来说,要让他接受 "人可以用蛋蛋来品尝糖水" 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除非拿出真凭实据。

_

1

_

有关蛋蛋能不能品尝到甜味,相关报道最早可以追溯到 2013 年,当年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的一项研究表明,人的睾丸上确实有接收甜味和鲜味的味觉蛋白。

在这些曲细精管和附睾的图像中,我们可以很清晰地看到被染成黑色的味觉受体。

有没有?肯定有。为什么有?不清楚。

面对这些 " 跑错片场 " 的味觉受体,参与实验的科研人员在当时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

他们没想到的是,数年之后,这个话题再次被挖出来时,比起 " 为什么 ",人们更在意的是 "我的蛋上竟然有 TMD 味觉受体" 这件事本身。

面对这一冲击性的事实,不同性格的人自然而然地划分为两派。

在 4chan 先驱的带领下,行动派们遵循着是骡子是马牵出来溜溜的指导思想,二话不说就脱下裤子开始试验。尽管勇气可嘉,但他们得出的结论并不一致。

有人向上帝发誓自己用蛋蛋尝到了酱油的味道:

同样是酱油,有人却表示自己的试验根本一无所获:

类似的根本性矛盾也出现在理论派中。尽管他们都拒绝用自己的蛋蛋做试验,但拒绝的理由却并不相同。

认为蛋蛋并不能尝出味道的理论派表示:

首先,睾丸是被阴囊包裹着的,糖水或是酱油并不能直接接触到睾丸上的味觉受体。

其次,睾丸上味觉受体的数量远不如舌头,这导致它根本无法像舌头那样敏感,即使接触,人也不会有任何感觉,更尝不出所谓的味道,这是无需将自己的蛋蛋放进糖水就能搞明白的事。

——尝不出味道的理论派

至于那些持相反意见的理论派,他们坚定地相信蛋蛋可以品尝出味道。对于他们来说,唯一的问题在于:

对花生过敏的人把蛋蛋放进花生酱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尝出了味道的理论派

男性们议论得热火朝天争执不下的同时,更为难熬的是难以参与话题的女同胞们。如果曾有过 " 看着其他同学陆续进场,但你没有准考证只能透过窗户眼巴巴往里瞧 " 的经历,那你应该能深刻地体会到这种 " 被排挤 " 的感觉。

既然没有办法亲身体验,那么好歹要确认下传闻的真伪。不得已,大多数女生将求知的目光投向了自己的男友。

大部分的男同志在经历一番软磨硬泡之后都会被 "这是为了科学" 的名义击败——不过也有不论怎么软硬兼施都没用,气的姑娘去找自己闺蜜抱怨的。不知道在被骂" 没种 "(双层含义)之后,这位男士会作何感想。

当然,更强硬一点的姑娘甚至会以 " 你不答应我就去问其他人 " 的方式来进行威胁。虽然不值得提倡,但不得不说确实有效。通过这个简简单单的 "YES",仿佛能体会到屏幕背后无助的胆战心惊与诚惶诚恐。

" 不择手段 " 到如此地步,显然,男男女女们如今都在渴求一个切实而准确的答案——蛋蛋到底能不能尝出味道?

_

2

_

我们都知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但实践也是讲究方法论的。

错误的实验可能会产生错误的认知,在抖音、油管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往自己的裤裆里塞食物的同时,本着为科学献身的精神,亚文化媒体 TheTab 的记者 Harry Ainsworth 站了出来,站到了人民群众的面前。

为了测试蛋蛋到底能不能尝出味道,他设置了一组对照实验,简单来说就是分组卤蛋。

Harry 首先准备的是实验材料。由于睾丸上的味觉受体不够敏感,还只能接收甜味和鲜味,所以他需要糖分和鲜味非常浓的液体——和多数人一样,他最终选择了白糖和酱油。除此之外,添加了甜味剂的橙汁也被选入试验。糖水、橙汁、酱油,这就是他为实验设定的变量。

接下来的问题是碗,Harry 必须找到口径、深浅能够舒适地容纳自己蛋蛋的碗。他在公司的公用厨房里发现了一些可爱的瓷碗,它们看起来刚好合适 ……

最终,在同事以及大楼内其他公司员工的鼎力支持下,这些碗的命运也被交托到 Harry 手中。

没有犹豫,Harry 意志坚定地端着三碗满满的液体来到了卫生间。在此之前,他已经预想好了实验步骤,从最低可能性到最高可能性,他将依次把自己的蛋蛋浸入糖水、橙汁以及酱油各一分钟。届时,蛋蛋到底能不能尝出味道的谜底将被揭晓。

脱下裤子之前,Harry 饮了最后一口清水。这不仅是为了清口,还是在塑造一种仪式感,这让他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

刚开始第一个糖水实验,Harry 就发现了自己的疏忽。他忽略了蛋蛋的体积,这导致实验开始之后,碗里的糖水满溢出来,顺着他的双腿流到地板上,他不得不清理一阵才重新开始试验。

又过了一分钟,不论是嘴里还是其他部位,Harry 都没能感受到甜味。没有出乎他的预料,糖水失败了。

第二轮的实验对象是橙汁。这时有几个捣乱分子来敲 Harry 的门,但对科学的追求使他毫不动摇 ……

一分钟之后,Harry 的信念有些动摇了。他同样没能用蛋蛋尝出橙汁的味道,有那么几个瞬间他几乎以为自己成功了,但在仔细辨认之下,他确定那是因为自己嗅到橙汁气味而产生的幻觉。

酱油成为了最后的希望。

在 Harry 看来,如果真的有什么液体是可以用蛋蛋来品尝的,但必然非浓郁鲜香的酱油莫属。冒着橙色 T 恤被弄脏的风险,他静静地将自己的蛋蛋在酱油里泡了一分钟。

60 秒过去,染黑的蛋蛋被提出碗来。实验结束了,和橙汁类似,他更多次地嗅到酱油的诱人气味,但品尝?确实没有。

不少人在强烈的心理暗示之下嗅到液体的气味,从而误以为是自己蛋蛋上的味觉受体在发挥作用。三轮实验下来,Harry 得出了他的最终的结论。

谜底揭开了,可Harry 还是有些蛋蛋的忧伤。尽管希望不大,但他确实已经做好了来一次奇妙体验的准备。

如今希望落了空,他得到了没那么期待的答案——

付出的代价是一袋糖,一罐橙汁,一瓶酱油,以及三个不会再有人用的碗。

_

3

_

既然人类不能用蛋蛋尝味道,那蛋蛋上为什么要有味觉受体呢?兜兜转转,人们又回到了起点。

人类的身体上确实有一大堆 " 存在却无用 " 的结构,比如阑尾、智齿、扁桃体、男性的乳 …… 呃。如今," 蛋蛋上的味觉受体 " 似乎已经拥有了同等的地位,你甚至能用它来骂人,既含蓄文明,又能达到侮辱的目的,可以说十分优雅。

???

但严格来说,这样的形容并不准确,蛋蛋上的味觉受体也不像我们想象中那样毫无用处。

其实 2010 年后有数项研究发现,人体内的诸多部位,比如大脑、肺、胃、肠、胰腺乃至于肛门,都分布有味觉受体。

虽然大部分口外味觉受体的功能目前尚不明晰,但要说到蛋蛋,至少有一项研究证明:蛋蛋上的味觉受体会影响主体的生育能力。

生殖生物学期刊《Molecular Human Reproduction》中的一篇文献,作者 Feng Li

通过具体实验来看,从小白鼠的睾丸中去除这些味觉受体或阻断其功能后,这些小鼠就会失去生育能力,不仅精子数量变少,精子发育也会变得不正常。

由于实验中用来阻断小白鼠味觉受体的药物同属于治疗人类高血脂的药物,这也就意味着,这类药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干扰人类的生育能力。

所以说,尽管人类没法用蛋蛋尝出味道,但如果能进一步弄清楚这些睾丸上的味觉受体是如何发挥作用的,那么不仅会对男性不育的治疗有所帮助,还可能为新型的、无副作用的男性避孕药指明方向。

既然蛋蛋上的味觉受体如此重要,我们是不是就应该立即行动,将蛋蛋从糖水和酱油中拯救出来呢?

不。对于那些铁了心要用蛋蛋品尝糖水的狠人来说,他们可能已经准备好用葡萄糖溶液来代替食盐水进行试验(自我安慰)了。

" 一般正常睾丸一次可以容纳 5CC 左右的盐水。注射进去后,睾丸会因为盐水灌入而胀大,触感会变得硬硬的;然后会有一种睾丸被一直捏着的感觉,这种肿胀感会随着盐水慢慢被吸收和慢慢流到鞘膜而消失。至于这种肿胀感会不会让你有性反应,就看每个人的接受度和性癖了。"

请勿试验,配不准浓度会去世(势)的!

不得不说,这种玩法有些令人望而生畏。非要用蛋蛋品尝味道的话,与其选择这么危险的方式,为什么不试试万能的风油精呢?

_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 地球人研究报告 "

以上内容由"地球人研究报告"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科技频道

科技频道

科技改变世界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亚洲色色